• <div id="a516r"></div>

    1. <em id="a516r"><ol id="a516r"><mark id="a516r"></mark></ol></em>
    2. <div id="a516r"><tr id="a516r"></tr></div>

        講雷鋒、學雷鋒——追記遼寧省軍區沈陽第四干休所老干部陳廣生
        2019-03-06 08:57:40 星期三 來源: 新華網
        關注新華網
        微博
        Qzone
        評論
        圖集

          新華社沈陽3月5日電題:講雷鋒、學雷鋒——追記遼寧省軍區沈陽第四干休所老干部陳廣生

          王天德、梁忠春、秦富梁

          陳廣生走了一年了,熟悉他的人們忘不了他。

          近日,沈陽市委宣傳部在沈陽警備區召開陳廣生事跡紀念會,他資助過的孩子還送來鮮花……

          他是雷鋒的戰友,他滿懷激情寫雷鋒、講雷鋒、學雷鋒、做雷鋒,直到生命最后一息。

          陳廣生是原沈陽軍區政治部宣傳部文藝科科長,曾先后任宣傳員、宣傳干事、俱樂部主任、創作員、文化科副科長等職。在40年軍旅生涯中,最讓陳廣生難忘的是在部隊那段與雷鋒朝夕相處的日子,并在雷鋒生前撰寫了長篇報告文學《向陽坡上長勁苗》——描寫雷鋒苦難童年和在新社會茁壯成長的經歷。

          雷鋒犧牲后,陳廣生先后十三次到湖南,多次往返雷鋒曾經工作過的地方,出版了《雷鋒的故事》《雷鋒傳》等17種體裁的幾十本雷鋒專著。

          “雷鋒的故事只要在人民群眾中傳播, 就會生根發芽。”陳廣生生前常這樣說。

          1989年12月退休后,陳廣生先后擔任全國100多所院校的校外輔導員,在軍內外作雷鋒事跡報告1000余場。

          一次,陳廣生半個月時間里,為海軍官兵連續作了12場報告。回到家,妻子張赤看到陳廣生眼窩深陷,心疼得直抹眼淚,埋怨他太拼了。

          陳廣生說:“老伴,不能歇啊。我很幸運,前半輩子遇雷鋒、愛雷鋒、寫雷鋒,后半輩子就要講雷鋒、學雷鋒、做雷鋒,這是我的任務啊。”

          風里來、雨里去,下部隊、進校園,陳廣生向大家述說著“一個真實的雷鋒”。

          陳廣生授課無數,但從來不收一分錢報酬。他生前常說:“我不能靠宣傳雷鋒發財,不能玷污雷鋒的英名,否則就丟掉了承諾,更丟掉了一個共產黨員的政治本色。”

          2011年7月,陳廣生因患間質性肺炎,連續住院9個半月,先后4次報病危。

          生命垂危的日子里,陳廣生吸著氧氣接受媒體采訪。

          采訪前,醫生嚴格要求時間不能超過20分鐘,可陳廣生一講雷鋒就興奮,竟講了1個小時,最后科主任不得不打斷采訪。

          “出院不能再參加社會活動,多注意休息。”2012年,陳廣生病愈出院時,醫生這樣叮囑他。

          但是,陳廣生哪里“閑”得住?

          出院沒多久,他就用毛筆字寫《雷鋒日記》,耗時兩年完成了45米長的書法長卷。

          陳廣生不怕辛苦,研究雷鋒、記載雷鋒、宣講雷鋒精神,給貧困山區小學生捐款、送書,資助困難群眾和失學兒童……

          2018年1月6日,陳廣生在生命中最后一篇日記中記載的是雷鋒小學書記、校長、大隊輔導員的名字,他承諾他們:出院后去學校看望孩子們,給大家講雷鋒的故事。

          捧著陳廣生的日記本,干休所官兵心如刀絞:這是他唯一一次沒有兌現的諾言。

        +1
        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唐曉瑭
        遼寧新聞

       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641124197547
       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记录